络腮胡,消瘦,一身黑,硬派短靴,像蛇一样缠绕着的戒指,法比奥先生目光炯炯地从他位于米兰市中心的工作室,也是家,迎了出来。那里曾经是个车库,被他改造成了伊甸园:大门上缠绕着咬着苹果的蛇,后面墙上则是裸体的他和夫人,用马赛克拼成一幅大大的画。

这位1966年出生的意大利建筑师、设计师,早年毕业于米兰理工大学,后来又去纽约大学深造了电影,从此汪洋肆恣,用故事填充自己的设计。

他写的自传有这么几句:“我的肺里全是呼吸过的味道,当我紧张、呼吸局促,仍有平静的底气。仿佛我是花粉,跟着风跑,相信,可以诱惑身边所有。我要尽情呼吸、直到窒息,我要爱、直到死。”

他带着我们参观他的天堂,解说词鲜活中带着炫耀。他是意大利中生代设计力量,商业作品包括AC米兰俱乐部的博物馆,宝马、雷克萨斯的展厅,菲亚特的装置艺术,锐步的概念雕塑。意大利人最早把设计融于产品与功能,他则最敢表现对人体之美的崇拜,对色彩及线条诱惑的自信。

比如他的代表作:他她椅(Him & Her),几把性感的椅子,由臀部曲线坐在臀部曲线上构成;那款由一副面具当做靠背的叫做假面座椅(Nemo Chair);而表现女性裙摆安坐的样子叫做脱掉(Strip)。

他的老婆是名模,他只为欢愉和爱设计。他在twitter上叫自己超人、蜘蛛侠,喜欢搂着两个漂亮的女儿,露出八块腹肌和人鱼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