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国民议会选举当地时间7日早8时(北京时间14时)开始投票。此次议会选举是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20个月过渡期”的重要步骤,利民众和国际社会寄望它成为该国迈向和平与民主的一个里程碑。但是,东部地区一些政治团体称议席分配不均,呼吁支持者选举并。

利比亚国民议会选举投票7日上午8时(北京时间14时)正式开始,定于20时(北京时间8日凌晨2时)结束。选举初步结果预计当天投票站关闭后陆续发布,最终结果有望9日正式发布。

此次议会选举是利比亚“20个月过渡期”的重要步骤。由于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时期摒弃政党政治,这是自伊德里斯王朝被推翻40多年以来,利比亚进行的首次选举。

利最高选举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13座城市共设6600多个投票站,全国280多万适龄选民中80%选民登记注册参加此次选举。来自阿盟、欧盟等数十名国际观察员对选举进程进行监督。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首都的黎波里选民投票踊跃,本来习惯晚睡晚起的利比亚人早早来到投票站,多个投票站前都有数百人排队等待。

利过渡政府总理凯卜当天在的黎波里投票时发表讲话说,“战后的利比亚安全局势已得到控制”,政府有能力确保选举安全。

国民议会设200个议席,其中120席将在独立候选人中产生,其余80席为政党席位。共有2639名独立候选人以及来自374个党派和政治团体的代表参与竞争。在参选党派中,领导的“公正与建设党”、前过渡委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领导的“全国力量联盟”、前的黎波里民兵领导人贝勒哈吉领导的“祖国党”等具有较大影响力。

除候选人身份,地域是议席分配的关键因素之一:西部的黎波里塔尼亚地区占大约100席,东部昔兰尼加地区占60席,南部费赞地区占40席。

选举出的国民议会将负责组建利比亚新政府。过渡委主席贾利勒当日称,在国民议会选举公布结果后,过渡委将正式解散。

国民议会原定有两大任务,即组建临时政府和制定宪法。60名议员将组成制宪委员会,西部、东部和南部各有20名代表。

过渡委最后时刻决定,制宪委员会将由另一场选举产生,遭不少候选人反对。候选人法特希·巴贾7日说,选举进程中修改先前设定程序属违法行为。

这次选举特点之一是一些女性候选人参与竞选。首都的黎波里街头张贴有不少女性候选人的竞选海报。只是,一些海报遭人涂抹或毁坏,显示一些利比亚人就女性更多参与政治持反对态度。

拉米娅·布丝德拉现年38岁,有望成为代表东部城市班加西的议员。她告诉路透社记者:“政治成为利比亚男性和女性(竞争)的新战场。(候选人)资格就那样,女性可以竞选,她们只是需要自信。”

为保证选举顺利进行,的黎波里与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明显加强安保力量,武装警察在街头对来往车辆进行检查,还有直升机巡逻警戒。不过,投票当天仍有破坏事件发生。

在班加西,一些人不满代表东部民众的议员名额过少,称东部“遭的黎波里忽视”,呼吁选举并举行。昔兰尼加地区军事委员会主席哈希发出威胁:“毫无疑问,国家将陷入瘫痪,因为政府中没有人听我们的话。”

班加西地方选举委员会附近的一处投票站当天遭到袭击。一名安全人员说,数十名手持刀具的武装分子闯入投票站,抢走投票箱,撕毁选举登记单,并在投票站内投掷石块,导致投票现场极其混乱。

由于一些团体为寻求更大利益或地区自治反对选举,东部地区最近几天发生多起试图破坏选举的事件。选举前一天,一架运送选举材料的直升机经过班加西以南哈瓦里地区时遭小型武器袭击,一名选举工作人员死亡。

7日清早,的黎波里市中心巴希尔·乌斯涛女子中学里已经很热闹。设在这所中学里的投票点前,选民们排成长队,等待国民议会选举投票开始。

头发花白的90岁老人阿明穿着洁白的长袍和压花的黑色马甲,拄着拐杖前来投票。“所有利比亚人都不希望国家沐浴战火,我们渴望和平。”

“想到这是40多年来历史性的一刻,早上醒来时感动得哭了。”23岁的女大学生努哈对未来充满期待,“教育、安全和交通是首要问题”。

最高选举委员会媒体公关部负责人苏海伊勒说,利比亚从“零以下”起步,只要人们踊跃投票就是胜利。

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的·木格里夫小学里,统一由白色纸板箱折叠而成的投票台略显轻薄,55岁的纳赛尔·阿里布填完选票后不小心撞倒了一人多高的票台。他大方地笑笑说:“利比亚并不发达,我们的热情就是未来的希望。”

28岁的媒体人伊施塔尔表示会投票给前过渡委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他有留学经历,外国的经验正是利比亚现在需要的”。

出租车司机阿齐丁则表示会投给独立候选人埃尔巴里,“地区宗教长老,值得信赖”。

传统的部落文明主导下的利比亚,对候选人的信任基础仍需通过最原始的人际网络建立。“这是有利比亚特色的民主模式。”伊施塔尔解释说。

地中海的滨海大道上,过路车辆不断鸣笛庆祝。“绝大多数人都为这一天激动,”一名年轻司机说,“我们拒绝联邦自治,统一的利比亚才是我们最大的梦想。”

班加西一处投票点7日发生暴徒闯入并撕毁选票的事件。在一家咖啡馆看着电视直播的人们对此直摇头,但又乐观地表示,这只是一起小事件,相信选举一定会取得整体的胜利。

1964年伊德里斯王朝时期曾参加过一次选举投票的81岁班加西老人哈比巴·舒比斯说,这次选举的不同之处是,“我们要在废墟上建立一个新国家”。

分析人士认为,这次选举面临一些挑战,它对利比亚未来局势发展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有待观察。而过渡委尽力推动这次选举,有其政治考量。

目前利比亚的安全局势仍很不稳定,政治环境尚不成熟。比如,一些政党仓促上阵,准备不足;选举机构经验不足,许多候选人抱怨登记过程混乱无序,有关条例混淆不清;过渡委对地方控制力有限,选举结果能否被广泛接受也令人担忧。

但从积极角度看,利动乱后政治力量分散,难以形成合力,此次选举有利于实力较强的政党整合各派力量,尽快稳定政局,推动重建进程。

另外,分析人士认为,过渡委坚持在不利条件下举行选举,主要目的是想通过选举赋予国家统治集团“合法性”。

过渡委在战时成立,虽获国际认可,但仅具“革命合法性”。随着民众在推翻卡扎菲政权后政治热情渐趋平息,让许多领导人来自卡扎菲政权的过渡委的执政资格和能力越发受到质疑。另外,米苏拉塔和班加西等地民选议会已带领当地民众走上各自为政的重建之路,与中央统治集团越发疏离,这让尚无“民意合法性”的过渡委颇感压力。在此情况下,过渡当局希望按期履行选举承诺,以加强民众对中央政权的信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