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伊丽莎白》是由谢加·凯普尔执导,迈克尔·赫斯特编剧,凯特·布兰切特、约瑟夫·费因斯等人主演的历史电影,讲述了伊丽莎白一世从天真无邪的单纯少女变成兼具智慧与勇气的一代铁腕女王的传奇经历。其中,克里斯托弗·埃克莱斯顿饰演的角色,先是让英格兰的玛丽女王签署文件剥夺伊丽莎白的继承权,后是又妄想与英格兰的玛丽女王结婚来谋取英格兰王位,不是影片中的正面人物。那么,这位诺福克公爵的真实历史是怎样的呢?其实就是下面我们要讲述的这样的。

影片中的人物是第4代诺福克公爵托马斯·霍华德三世(THOMAS HOWARD III,1536~1572年)。作为英格兰的首席公爵,托马斯·霍华德生于1536年3月10日,父亲是萨里伯爵(Earl of Surrey)亨利·霍华德,母亲是牛津伯爵约翰·维尔的女儿弗朗西丝·维尔。1547年,他的父亲被处决后,枢密院命令他与母亲断绝关系,由他的姨妈、里士满公爵夫人玛丽·菲茨罗伊(Mary Fitzroy)抚养,目的可能是让他接受新教的教育。他的导师是约翰·福克斯,后来被称为殉道者,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一起住在赖盖特城堡(Castle of Reigate)。福克斯可能在他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神学思想,但他确实有种从未失去的崇敬感,长期以来一直后悔与导师分离。

1553年,玛丽女王登基,从监狱中释放了他的祖父诺福克公爵,祖父解除了福克斯的职务,把他的孙子交给林肯的怀特主教照顾。1553年8月3日,他的祖父恢复了诺福克公爵的爵位,托马斯·霍华德也获得了萨里伯爵的礼节性头衔和公爵的法定继承人的身份,9月被封为巴斯勋章骑士团的骑士。他参加了玛丽的加冕礼,菲利浦亲王到达英国后,他就被任命为议院的第一位成员。1554年8月25日祖父去世后,他继任诺福克公爵,担任伯爵元帅。

1556年,诺福克公爵娶了第12代伯爵阿伦德尔亨利·菲查伦的女儿和继承人玛丽·菲查伦女士,1557年8月25日,她产后不久就去世了,享年16岁,留下1个儿子菲利普,继承了母亲的爵位成为阿伦德尔伯爵。诺福克公爵不久后就第二次结婚,1558年与另一位贵族女继承人沃尔登郡的奥德利勋爵托马斯的女儿玛格丽特结婚。

诺福克在玛丽统治时期还太年轻,不能参与任何政务,但他在宫廷中很受欢迎,菲利普亲王是他儿子的教父。伊丽莎白一世登基之后,像诺福克公爵那样有地位的人必须要站在她这边,她的统治才能稳固。1559年4月,诺福克公爵被封为嘉德勋章骑士团成员。伊丽莎白一世以霍华德家族和博林家族之间的关系为理由,称他为“她的表亲”,并派他负责将法国军队驱逐出苏格兰。起初,诺福克拒绝了在北方担任中将的提议,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女王最好通过与奥地利查尔斯大公结婚而不是干涉苏格兰事务来对抗法国。但他最终还是在1559年11月出发前往纽卡斯尔。

他的职责是加强贝里克郡的防务,开放与教会领主的联系,谨慎地帮助他们对付摄政女王。他身边有经验丰富的大臣,拉尔夫·萨德勒爵士和詹姆斯·克罗夫特爵士,而他与枢密院之间的频繁沟通表明,没有多少事情能由他斟酌决定。1560年2月27日,在包围莱思开始后不久,他与“苏格兰王国的第二人”阿兰伯爵(earl of Arran)和查特赫劳公爵(duke of Chatelherault)詹姆斯·汉密尔顿的代表在伯威克签署了一份协议。诺福克公爵没有参加任何军事行动,但仍然是预备队的队长,并负责组织补给。后来,塞西尔被派去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8月份签订了《爱丁堡条约》,诺福克公爵得以从这项他并不情愿的任务中解脱出来。

诺福克公爵在其他方面努力成为一名有权势的朝臣。他住在伦敦,在他宣誓就任枢密院议员后不久,1561年12月成为格雷出庭律师公会的一员。1564年8月,他参加了女王访问剑桥大学的活动,并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他的岳父奥德利勋爵为建成剑桥大学麦格达伦学院捐赠了一大笔钱,他也被这座未完工的学院所感动。诺福克并不满足于只在女王面前跳舞,由于莱斯特伯爵罗伯特的受宠,他的自尊心也受到了伤害,他认为莱斯特伯爵是一个傲慢的暴发户,他憎恨莱斯特对伊丽莎白一世的欺骗。1565年3月,两名贵族在女王面前进行了一次不体面的争吵,女王命令他们和解,于是双方达成和解。1566年1月,这两个对手被法国国王选为英国贵族中的佼佼者,都获得了圣米歇尔勋章。

1563年12月,诺福克公爵再次成为鳏夫。1567年初,他和第3任妻子、坎伯兰郡坎斯威克霍尔的弗朗西斯·莱伯恩爵士的女儿伊丽莎白结婚,她是吉勒斯兰的达克雷勋爵托马斯的遗孀。1567年9月伊丽莎白去世,留下了第一任丈夫的1个儿子和3个女儿,诺福克获得了对这些未成年孩子的监护权,并决定通过亲生子女和继子女之间的通婚,将达克雷家族的巨额财产并入自己的家庭。1569年5月,年轻的达克雷勋爵在练习跳马时坠亡,他死后诺福克公爵计划让达克雷勋爵的3个女儿嫁给他自己的3个儿子,从而将达克雷的土地分给他自己的儿子。然而,达克雷勋爵的兄弟伦纳德·达克雷(Leonard Dacre)对他们的头衔提出了质疑,声称自己是达克雷勋爵的男性继承人。这样的案件自然会在伯爵元帅法庭进行审理,但由于诺福克公爵自己担任该职,他任命了专员进行审判。7月19日,也就是年轻的勋爵去世后不到一个月,伯爵元帅法庭就判决“只要上述女性继承人或任何后裔健在,男爵爵位就不能也不应该由伦纳德·达克雷一脉继承。”

可以说,诺福克公爵通过婚姻获得了太多的好处,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促使他产生了与苏格兰玛丽女王结婚的想法,让他在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中表现出了盲目的自信。1568年,当玛丽女王逃到英国后,诺福克公爵再次成为鳏夫,而且变成是英格兰最富有的人,深受欢迎和追捧。他与塞西尔进行了徒劳的斗争,塞西尔谨慎地观望,但是他被自己的虚荣心迷惑了。伊丽莎白对如何处置玛丽犹豫不决,先是任命一个代表各方的委员会,于10月在约克开会,调查玛丽和她的臣民之间出现分歧的原因,委员包括诺福克公爵、苏塞克斯伯爵和拉尔夫·萨德勒爵士。诺福克公爵无疑是因为他的崇高地位而被任命的,他是英格兰唯一的公爵,也是贵族的代表,他认为如果伊丽莎白不结婚,玛丽的继承权必然会得到承认,而玛丽自己也很可能接受他。10月11日,穆雷私下向英国专员们传达了密信,诺福克起初认为玛丽有罪,但勒廷顿的梅特兰在一次私下谈话中向他建议,作为解决困扰两国的所有难题的她办法,他应该娶玛丽,然后玛丽可以安全地回到苏格兰王位上,并被承认为伊丽莎白的继承人。

没有人知道诺福克公爵是否已经早就想好了这个计划,但是他带着坚定的决心离开了约克去实施这个计划。在一段时间内,他谨慎行事,当调查工作在提交大贵族委员会之前,先移交给威斯敏斯特时,他似乎仍然相信玛丽有罪。但他与穆雷进行了一次秘密会面,穆雷表示同意这一计划,并给了他一些鼓励,在他返回苏格兰后,派梅特兰担任苏格兰财产特使去见伊丽莎白,由他提出玛丽与诺福克公爵结婚的建议。基于这一理解,诺福克向北方贵族发出了一条信息,请求他们暂停实施在穆雷从伦敦返回时逮捕他的计划。1569年开始的几个月对伊丽莎白来说在外交事务上是灾难性的,塞西尔的前进政策在英格兰贵族中引起了越来越多的恐慌。莱斯特伯爵试图将塞西尔从女王的宠臣中驱逐出去,失败之后他与阿伦德尔和彭布罗克伯爵一起努力促成玛丽与诺福克公爵的婚姻。6月,他们在塔特伯里与玛丽进行了沟通,并得到了她的同意。

诺福克公爵与塞西尔和解,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去敦促伊丽莎白同意这样的安排。他在等待穆雷从苏格兰发出的消息,在7月1日写信给他说,“他在婚姻中走得如此之远,凭良心,他既不能撤销他所做的一切,也不能凭荣誉继续前进,直到他将所有绊脚石都挪到更明显的诉讼程序中”。诺福克的计划仍然建立在对伊丽莎白一世的忠诚和对新教的坚持上,但是新教贵族们却表示怀疑,担心诺福克成为西班牙手中的工具,北方的天主教领主们也等得不耐烦了;他们中的许多人与伦纳德·达克雷有关,对诺福克公爵的诉讼问题感到愤怒,他们制定了一个把玛丽从监狱里劫走的计划。

诺福克公爵仍然相信伊丽莎白一世会受压力的影响,但他没有勇气施加压力。8月27日,议会投票通过将玛丽嫁给某位英格兰贵族来解决王位继承的问题。诺福克公爵不敢开口说话,尽管有一天女王“掐了他一下,叫他注意他的枕头”。最后,诺福克公爵变得惊慌失措,在9月15日匆忙离开宫廷。但他仍然决定劝说而不是强迫伊丽莎白一世,他写信给诺森伯兰伯爵,告诉他玛丽的守卫太严,无法施救,并命令他推迟叛乱。9月24日,他从肯宁霍尔写信给伊丽莎白一世,说他“从来没有打算交易,除非他能得到她的好感”。他被命令返回宫廷,但他以生病为由推脱,最后在10月10日谦恭地回来了,他被告知他必须在伯纳姆保罗·温特沃斯的家里自行囚禁。

伊丽莎白一世最初想以叛国罪审判他,但在公众舆论不确定的情况下,这个惩罚过于强硬。诺福克公爵也对自己的个人声望充满信心,10月8日,他被带到伦敦塔时感到很惊讶。他在议会中的朋友们受到严格的审查,他的党羽也逐渐减少。尽管没有找到对他不利的决定性证据,但让伊丽莎白看清了11月北方的叛乱对她的危险有多大。诺福克公爵在伦敦塔写信给伊丽莎白,向她保证他从未与任何叛军打过交道,但他继续与玛丽保持联系,玛丽在起义军垮台后,更加热切地期待着在诺福克公爵的帮助下逃离她的囚禁生涯。她写信给公爵说她将与他同生共死,并署名“您的”(yours faithful to death)。但是诺福克公爵已经是一名囚犯,直到1570年8月3日才被释放,因为害怕他染上了瘟疫,他被命令住在他自己在查特豪斯的家里。他早先已经向女王屈服,放弃了与玛丽结婚的一切目的,并承诺完全效忠。

如果诺福克公爵信守诺言,承认自己的失败,那对他来说就最好了。他恢复了原来的地位,仍然被尊为英格兰贵族的首领。尽管许多人仍然认为他和玛丽结婚还是可能的,但诺福克公爵已经知道,伊丽莎白是绝不会同意的。这次失败使玛丽的党羽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现在他们开始向西班牙国王寻求帮助,尽管这不是诺福克公爵最初构思的婚姻计划,但是他已经不能自拔,慢慢地变成了同谋者。他与里多尔菲商议,听取了他关于西班牙入侵英国的计划,同意了里多尔菲的提议,并委托他担任菲利普二世的代表。他后来否认自己以任何正式方式做过这些,但是证据确凿对他非常不利。

由于出现了太多的变故,里多尔菲的阴谋败露了,诺福克公爵的秘书希福德的轻率行为让诺福克公爵的同谋暴露了。希福德将一袋装有密文的黄金委托给了一位什鲁斯伯里商人。塞西尔于9月1日得知这个消息,并从希福德那里获得了足够的信息,证明诺福克公爵与玛丽及其苏格兰党羽通信。诺福克的仆人被囚禁,受了酷刑,并对塞西尔说过很多对公爵不利的话。

诺福克公爵接下来受到了审讯,他支吾其词,表现不佳。9月5日,公爵被投入伦敦塔继续审查,他与里多尔菲共谋的证据越来越确凿,诺福克公爵案的整个脉络也被梳理清楚。伊丽莎白一世看出她不能太信任英格兰贵族,他们都急于解决继承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支持玛丽。诺福克公爵于1572年1月16日因叛国罪受审,法院决定起诉诺福克,给英格兰贵族上一课。根据当时的惯例,这种审判不太可能给被告很大的辩护机会。他不允许有律师,甚至不能看到起诉书的副本,但是法庭也不允许对他不利的证人出庭。资深的律师宣读了证据和意见,被告人可以尽其所能进行应对,但是他不出所料被定罪并被宣判了死刑。他在伦敦塔给女王写了几封顺从的信,承认自己严重冒犯了女王,但表示自己一贯忠诚。伊丽莎白一向厌恶流血,因此很长时间拒绝执行判决,但她与阿伦松就法国条约和婚姻问题进行的谈判要求她采取积极行动,议会也请愿要求处死玛丽和诺福克公爵。

1572年6月2日,诺福克公爵在塔丘被砍头。他在刑场对人们说自己是清白的,声称他“从来不是教皇,因为他知道宗教意味着什么”。诺福克公爵的这些话可能是线年,约翰·福克斯给他讲了《殉道论》的第一版(拉丁文版),他在临终前给约翰·福克斯写信安慰他,并给他留下了每年20英镑的遗产。但是诺福克公爵并不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也不知道如何行事,他随波逐流,相信自己的好运和好意,所以他接受了与玛丽结婚的计划,因为他相信凭他在英格兰的地位足以保证不会发生任何危险。诺福克公爵相信自己的人气和其他人的努力,第一次失败并没有让他变聪明,他可能认为他没有给里多尔菲或西班牙大使任何承诺,只允许他们暂时依靠他。审判之后,公爵给孩子们写的信,可以证明他的个人品质。

诺福克公爵的子女在他死后失去了公爵爵位,包括第20代阿伦德尔伯爵菲利普·霍华德(1557~1595)、第1代萨福克伯爵托马斯·霍华德(1561~1626)、威廉·霍华德勋爵(1583~1640),他与第2任妻子的2个儿子都特别受到关注。他的第2任妻子还生了3个女儿,其中第2个女儿玛格丽特(1562~1591)嫁给了多塞特伯爵罗伯特·萨克维尔。

诺福克公爵在1565年购买的查特豪斯和他在伦敦住宅(当时称为霍华德别墅)的装饰风格都代表了他的品味,皇家收藏和阿伦德尔庄园都有他年轻时的肖像,由安东尼奥·莫尔爵士和胡布雷肯等艺术家创作。他被埋在伦敦塔的小教堂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