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俱乐部资方和管理层来说,本赛季欧冠的奇幻旅程,则意味着大把的收入,这为财务问题严重的蓝黑军团解了燃眉之急。

国际米兰杀进欧冠决赛,对蓝黑世界有多重要?球迷们终结了13年的漫长等待,上一次他们的主队出现在欧冠“光明顶”,还得追溯到2010年的三冠赛季。对于俱乐部资方和管理层来说,本赛季欧冠的奇幻旅程,则意味着大把的收入,这为财务问题严重的蓝黑军团解了燃眉之急。

上赛季,国米在财报中录得1.4亿欧元的亏损,虽然与此前2020-21赛季创纪录的2.45亿相比下降不少,但主要靠的是两笔重要的球员出售:卢卡库和阿什拉夫。两位球星分别前往伦敦和巴黎上演双城记,为国米带来了1.8亿欧元的巨额转会费,其中计入财报的出售利得合计超过1亿。问题是,国米即使每年卖人,也不太可能指望每年都有这样的进项,而卖人又势必会影响球队在赛场上的即战力。因此,以其他方式“开源”势在必行。

这是国米连续第五个赛季征战欧冠。2018-19赛季,球队在斯帕莱蒂麾下第一次重返欧冠赛场,但在被分到死亡之组后最终小组出局,类似的剧情又发生在随后两个赛季中,直到上赛季小因扎吉才带领球队来到了淘汰赛。小组出局的三个赛季,国米平均每年从欧冠赛场上分得约5300万欧元的收入,上赛季进入十六强后则来到6230万。

欧冠联赛是世界上最赚钱、也最“慷慨”的足球赛事。每在这里闯过一关,都意味着不菲的额外收入。2022-23赛季,欧足联为欧冠正赛设立的奖池总额高达20亿欧元,其中又可以分为四个小奖池:

1.参与奖池:总额5亿欧元,人人有份,32支参加小组赛的球队都可以分到1564万欧元的收入,国米自然也不例外。

每一场小组赛的价值是280万欧元,如果分出胜负则奖金尽数归属胜者,如果打成平局则双方各分93万,由于平局奖金小于赢球奖金的一半,因此奖金总额在平局后会有剩余,这些数额在汇总后,会按照各支小组赛球队的胜场数按比例分配。小组赛取得3胜1平2负的国米,可以在这一阶段获得933万欧元的奖金。

进入淘汰赛后,进一步的奖励与晋级资格挂钩,杀入八分之一决赛的球队会得到960万欧元,四分之一决赛的价值则是1060万。来到半决赛,金额进一步上涨到1250万,而决赛双方则都会得到1550万欧元的奖金。在双杀同城死敌AC米兰杀入欧冠决赛之后,国米获得的晋级奖金达到了4820万欧元。

对于欧冠决赛的胜者,欧足联还有450万欧元的额外奖励,而这并不是冠军得到的全部——他们还会获得当年八月欧洲超级杯的直通券,那里的两支参赛队也会各自分到350万欧元,胜者还有100万的额外奖励,不过对于包括国际米兰在内的大多数俱乐部来说,即使能够最终夺冠,与欧洲超级杯相关的收入都需要计入下一财年。

3.历史排名奖池:总额6亿欧元,按照各队过去十年的欧战表现分摊。在这里,欧足联会将奖金总额拆分成小份,每一份的价值是113.7万欧元。32强中过去十年历史排名最低的球队,只能得到一份奖励,即113.7万,而排名最高的球队可以分到最多的32份,即3638万欧元。

国米在这一项上吃了点亏。由于球队前几年一度没有欧战可踢,最近几季又曾经在欧冠小组出局,蓝黑俱乐部在欧足联的俱乐部积分排行榜上并不占优势,在32支球队中只排在第19位,因此只能分到14份奖金,合1593万欧元。这一点上,国米或许会艳羡尤文图斯,尽管斑马军团本赛季欧冠小组黯然出局,但由于在历史积分排名上高居第4,他们依然可以分到29份奖金,合3299万欧元。

4.市场奖池:总额3亿欧元,这一奖池将按照参加欧冠球队所在国家/地区代表的电视市场份额进行分配,而拥有多个球队参赛的国家/地区又会将所得奖金分给各支球队。这其中,一半金额按照上赛季联赛排名进行分配,由于意甲拥有4支参赛球队,联赛前四分别能分到800万、600万、400万和200万欧元,作为上赛季意甲亚军的国米在此项分得600万欧元;另一半金额则按照各支球队征战欧冠的场次比例分配,国米在此项可以分到约630万欧元。

此外,不得不考虑的一个因素时,由于此前违反了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法案,国米和AC米兰、尤文图斯一样,都遭受了欧足联的罚款。这其中,蓝黑军团需要承担400万欧元的罚单,而米兰和尤文的罚款分别是200万和350万,这些罚款都需要从各队本赛季的欧战收入中扣除。

因此,即使不考虑可能的450万夺冠奖金,杀入伊斯坦布尔的决赛场,已经为国米带来了9809万欧元的巨额收入——这比起此前的2021-22赛季高出接近3600万欧元。对于高成本运营的俱乐部来说,欧冠这块大蛋糕到底有多重要?国际足联理事会成员克里斯蒂林在意大利体育行业任职多年,与尤文图斯高层关系密切,她在前几天的访谈中提到:“上赛季皇马欧冠夺冠,为球队带来了1.3亿欧元的收入,相比之下,阿根廷在世界杯夺冠的奖金只有4200万美元。”

来自欧足联的大蛋糕还不是全部。国米本赛季在欧冠和国内杯赛都杀进决赛,在意大利超级杯也成功夺冠,小因扎吉的球队本赛季将要完成多达57场正式比赛!2011-2017年间,蓝黑军团受制于成绩的长期低迷、管理层的混乱和星味黯淡的阵容,在联赛中的平均上座率只有45000人左右。现如今,随着成绩回暖,圣西罗几乎场场爆满,欧冠半决赛的两回合更是一票难求,门票在二级市场上被炒到高价,甚至连米兰城的住宿价格都在半决赛次回合的当晚上涨了好几倍——这是此前几年难以想象的场景。

国米“主场”对阵AC米兰的欧冠半决赛次回合,也刷新了意大利足球史上单场比赛的票房收入纪录:1255万欧元。这一纪录此前刚刚由AC米兰在半决赛首回合创下(1046万),但蓝黑军团选择了更激进的定价策略。此前在本赛季欧冠淘汰赛对阵本菲卡和波尔图时,国米主场的票房收入也分别来到820万和676万,放在意大利足球史上也都可以排进前十。此前尤文在C罗时代经常爆满,相比之下圣西罗总能看到空座位;现如今,随着尤文的成绩震荡,每场比赛的四万个座位也很难售罄,容量巨大的“足球斯卡拉”在满座的情况下则优势尽显。

单场票房够高,比赛场次够多——两项因素加在一起,让国际米兰本赛季的球场收入迎来大幅提升。前文所述的2011-2017年间,俱乐部的球场收入在1800-2700万欧元之间浮动,随着斯帕莱蒂在2017-18赛季率队杀入联赛前四、取得欧冠资格,球迷们的热情重新被点燃:那个赛季,国米的球场收入来到了3377万欧元。2019-20赛季,这一数字本有可能来到5000万欧元以上,但由于赛季最后三分之一的比赛因新冠递延空场进行,蓝黑俱乐部不得不向球迷退钱,球场收入最终停留在了4438万。

由于2020-21赛季整体空场进行,上赛季前半段的球场上座人数也受到防疫政策控制,国米的球场营收始终没有回到疫情前的水准。本赛季圣西罗恢复满座,国米在比赛日收入上有望来到8000万欧元左右,比上赛季的3766万足足提升了一倍有余!

欧冠赛场上取得的“超额营收”,填补了国米本赛季在赞助商层面的一块巨大缺口。今年2月28日,国米公布了2022-23财年的半年报,证实主赞助商Digitalbits从去年夏天开始爽约,一分钱赞助费都没有付,而按照2021年9月双方的合作协议,这家区块链企业本该在本赛季分三期向蓝黑俱乐部支付2400万欧元的赞助费,外加奖金。上月底,国米终于决定将Digitalbits的名字从一线队球衣的胸前去掉,双方的分手不可避免。

另外,苏宁集团对国米训练基地的赞助合同也在去年夏天到期,这让俱乐部的赞助费又减少了约500万欧元(上半年财报中的区域赞助少了260万)。另一方面,国米在去年夏天与科乐美达成全球赞助协议,这又意味着超过500万的进项。去年年底,蓝黑军团还与eBay达成了半年赞助+一年续约选项的合作,这笔赞助的标准也大约在500万欧元一年,体现在2022-23财年的影响约在250万欧元。算下来,尽管未能在赛季中找到顶替Digitalbits的主赞助商,但国米在其他赞助层面开源还算有效,降低了一些损失,本赛季的赞助费总额预计会比此前一季下降2000万欧元。

国际米兰在上赛季财报中总共录得4.4亿欧元收入,抛去球员出售利得,纯营收在3.35亿欧元。如前所述,国米在本赛季的赞助费上出现了2000万欧元的缺口,但与此同时,俱乐部在比赛日收入上迎来4200万欧元左右的增长,从欧足联分到的蛋糕又比此前一季多了3600万(不考虑可能的夺冠奖金)。这意味着蓝黑俱乐部在2022-23赛季可以将营收推到3.9亿欧元以上,逼近“4亿俱乐部”——此前,只有C罗时代的尤文能够在收入上达到这一层级。

支出层面,国米去年夏天的重要引援以自由转会居多,奥纳纳、阿切尔比和姆希塔良都在球队杀入欧冠决赛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卢卡库则是低价租借+降薪回归,他的使用成本对俱乐部来说约合2000万欧元一年。总体来说,国米本赛季的人员支出(税前工资+身价折旧)会比此前一季下降1700万欧元左右。

当然,比起同城对手AC米兰,如今这支国米的工资帽依然要高出不少,俱乐部的薪资结构还没有达到CEO马罗塔眼中的理想模式,由于发行债券造成的财务成本也相当高昂。即便如此,欧冠赛场上的狂飙,让国米有机会在夏天不需要“大出血”,也能将赤字控制在1亿欧元以下——自从2019-20赛季以来,蓝黑军团的赤字就从未低于九位数。

俱乐部财务状况的改善,对于资方苏宁来说还有着另一重意义。2021年夏天,苏宁向美国橡树资本借来2.75亿欧元,年利率高达12%,这笔为期三年的贷款将会在一年后到期。然而,迄今为止,苏宁并未将这笔资金尽数注入蓝黑军团的金库,他们只是在这笔钱入账之后,马上通过股东贷款的形式向俱乐部注资7500万欧元,又用剩余金额中的2200万欧元清场了赞助皮内蒂纳训练中心和国米训练服的费用,之后在本财年进一步注资了1000万欧元。

算下来,苏宁借来的2.75亿欧元中,还有1.68亿未被动用——这是保证集团能够在明年夏天顺利偿债、避免俱乐部被橡树收归己有的核心资产。这是否意味着苏宁希望继续长期持有国际米兰?过去两年间,蓝黑资方曾经将赌注压在“欧超”计划上,也曾经寄望于新球场的快速落成为俱乐部估值提供增益,但两项期许目前都落了空。一方面,国米的经营状况已经度过了两年前的“至暗时刻”;另一方面,俱乐部年亏一亿的基本盘,在现有的收入模式和开支结构下很难有基本改变。对于苏宁来说,乘高位将俱乐部出手,依然是值得考虑的选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