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十年间,勒沃库森只有两次登顶德甲榜首,如今他们已经具备争夺德甲冠军的竞争力。对于勒沃库森球迷而言,这十年实在太不容易,勒沃库森在德甲历史上一直是冠军持续挑战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竟然从未染指过德甲冠军。他们能否克服困难,再一次对冠军发起挑战?这家俱乐部拥有辉煌的历史,哪怕在艰难的时期,他们依然能够克服困难,正是这样的精神,让勒沃库森无数次从巨大的挫折中依旧可以重新站起,今天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历史故事。

1931年3月22日,勒沃库森体育协会(SportvereinigungLeverkusen04)晋升到莱茵地区顶级联赛,这意味着协会的足球部门自1907年(协会1904年成立,1907年才有足球部)成立以来首次参加第三级联赛。回顾俱乐部历史上的点点滴滴,他们总是可以创造困难,然后又能在困难时期实现自救。

1930年,勒沃库森足球点燃了这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的热情。勒沃库森04体育俱乐部当时参加的是莱茵河地区第二联赛,即德国第四级别联赛。尽管如此:在1930/31赛季开始之前,《奥普拉德纳报》在其体育栏目中用了三篇长文介绍了当地周末的比赛,并欣喜地说道:“我们家乡的体育爱好者,请立刻行动起来。这可能是当地最古老的两个球队,他们将在曼福特体育场进行了一场冠军晋级赛。”

对阵SpVg(因为历史记录上对这支球队的全称已经不从考证),勒沃库森04在第一轮比赛中险些发生了一场激烈且“轰动”的冲突,因为当地其他球队TuSpoRichrath和BVOpladen的比赛也被当地赛事组织方安排在同一时间的同一场地,四队险些爆发冲突。除了来自科隆的几家俱乐部(罗登基兴、KBB07、科隆93)之外,勒沃库森的邻居朗根菲尔德俱乐部也被分在第二区联赛的第三组,这让场地的协调极其困难。

1930年9月28日开赛前,《奥普拉德纳报》更是调侃道“我们应该为所有俱乐部先欢呼三声”。

就是在这个特殊且滑稽的安排下,勒沃库森成功晋级摆脱了莱茵河地区最混乱的赛事安排,因为在同一块地连续踢3场甚至4场是常有的事,所以这也导致球员们的本职工作受到了极大影响。

1931年8月,近500名观众在曼福特体育场观看了勒沃库森升级后2比0战胜曼福特的首场胜利。第二天,当地报纸仅以“贝尔吉施-莱尼什体育”为标题便对这场比赛发表了14条报道。感兴趣的读者保存了这些报纸,但其中最详细的内容也只能了解到最简单的细节:“勒沃库森的两个进球都是由右路外侧打进的。曼福特的进攻根本没有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勒沃库森没有任何失误。”

同周日,在主教练奥托·内尔茨的带领下,德国队在半场落后三球的情况下完成惊天逆转,在国际友谊赛中以5比3大胜匈牙利。因为这场胜利让周末德国所有体育赛事都黯然失色,或许当时所有德国球迷都不会想到,若干年后的1954年,这样的奇迹会在伯尔尼再次上演。

但有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在当时,准确说从1929年1月开始,莱茵地区各级别联赛客队都必须穿着蓝色和橙色交汇的球衣。而曼福特体育场于1927年启用,最初本是SpVg的训练场和比赛场地,为了给一场田径运动会让位,勒沃库森在这里“做客”了和曼福特的第一场德国第三级别联赛。同样也不会让当时当地群众想到的事,那就是几年后“蓝色和橙色”的全莱茵地区客队球衣成为了曼福特的主场球衣配色,而曼福特球场则成为了勒沃库森的主场。

也许从这时开始,命运就一直在给这支球队开玩笑。用德国当地的俗语,一般来说乱世时国家大事的悬念是不亚于自家后院的状况。曾被当地人誉为“黄金二十年代”已经成为过去,经济危机和大规模失业正在来临,加上左右翼的极端主义推动着魏玛共和国的快速衰落。而勒沃库森镇正是成立于1930年4月1日,这座小镇最初仅拥有40000多居民。1931年1月,这里竟然有7500人正在寻找工作,失业率高达19%。

足球作为当时欧洲最受喜欢的流行运动,为许多勒沃库森人提供了令人愉快的消遣,让大家摆脱繁重的日常生活。所以,当时的手球运动员,甚至是拳击手都在镇上寻求机会转型成为足球员。在1920年代,手球和拳击每场大约有1000名观众观看比赛,而伴随着足球在莱茵河沿岸兴起,后者每场最多也只有150名观众了。“这些观众往往是闷闷不乐的”,当时的俱乐部码表计时员沃尔特·沙夫是这样回忆的。

1928年,维斯多夫拳击俱乐部与FVLeverkusen04手球俱乐部联手加入了勒沃库森。

1931/32赛季,足球运动员必须全力以赴,才能免于让公众失望。球队的主要球员包括前锋彼得·菲蒂·施密茨、门将阿尔弗雷德·肖曼、外线左路选手(当时的一种位置)海因里希·奥登塔尔和内线左路选手弗里茨·舍恩。彼得·舒勒、让·布劳尔和卡尔·佩克豪斯的名字经常在简短的比赛报道中被提及,作为进球者或助攻者。当时第三级别足球队是没有教练的,在1936年勒沃库森升级到下莱茵地区联赛(第二级别联赛)后,俱乐部才引入了更多足球设备和足球教练的架构。

勒沃库森几乎从一开始就登上了积分榜榜首,并一直保持到了冬歇期。1931年的足球赛在圣诞节那天以一场“社交游戏”(后来称为友谊赛)与另一镇对手JahnKüppersteg比赛中结束。《奥普拉德纳报》曾记录:“这两家俱乐部在足球场上吸引了当地几乎所有观众,所有人都在餐后一起散步并就餐。”

SpVg队当天也以2比1战胜了后来更名叫杜塞尔多夫的球队,而球队当时有一名德国国脚,名叫保罗·简斯,后来杜塞尔多夫主场长期以他的名字命名,直至2009年7月1日更名为思捷环球竞技场。而勒沃库森当时还是一次又一次无法在自己的球场进行主场比赛,而是在BVWiesdorf或曼福特体育场进行主场比赛,原因是洪水经常导致球场无法比赛,尤其是在冬季。

勒沃库森的球门经常不得不在困难条件下比赛,而一场影响德国所有体育项目的重大历史事件也在悄然来临。

在岁末年初的时候,《奥普拉德纳报》的头条新闻开始常常被其他主题占据。12月17日,当地报纸的头条新闻是“普鲁士议会的暴风雨场面”。

埃里希·玛丽亚·雷马克的文学经典《西线无战事》改编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恐怖,该片于当年11月底首映,当时在纳粹思想日益浓烈的柏林引起了轰动。

事实证明,另一部电影当时票房大卖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力。由玛琳·黛德丽和埃米尔·詹宁斯主演的《蓝色天使》于4月1日(勒沃库森成立日)在德国首映。这部电影是最早的有声电影之一,可能在塞缪尔·范·弗兰克经营的勒沃库森电影院(LeverkusenCinema)放映,他的儿子卡尔·范·弗兰克和理查德·范·弗兰克曾为勒沃库森04俱乐部效力多年。1933年,这个犹太家庭移居荷兰。

1932年,勒沃库森在莱茵第二区联赛中对阵KölnerBallspielverein07(KBV07)。在1月3日的比赛预告广播中,勒沃库森俱乐部老板说出了当时流行的语气:“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这才是这场比赛的最大极限!”但这并没有帮助到勒沃库森,最终结果是科隆队2比0获胜。

事后,勒沃库森很快恢复了状态。1月18日,他们在主场以3比2击败了科隆的另一支球队——科隆93。然而,这一天在勒沃库森有一件事引发了更大的反响,莱茵地区组织“令人振奋的活动”(General-Anzeiger),庆祝德意志帝国建立六十周年。勒沃库森市长海因里希博士据曾对报道媒体,在建国60周年之际为“我们的德意志帝国、我们的德意志人民,为我们尊敬的帝国总统”欢呼。

从都到尾都只专注于爱情的黛德丽则成为德国电影界的巨星,而纳粹党认为黛德丽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宣传工具。勒沃库森在1月底以2-1输给了对手但仍然稳居榜首,但纳粹的拳头在德国各地的街道和酒吧里飞舞时,自然也会波及勒沃库森。勒沃库森极端主义阵营的支持者也发起了,2月10日,在勒沃库森的Steinacker餐厅举行的球迷会议上,纳粹分子与KPD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警方在不断增援的情况下积极介入,努力阻止了进一步的件。”若干年后,媒体上只能查到这样一句介绍,而最终的结果虽然没有数据,也是可想而知的,尽管在勒沃库森非纳粹球迷是绝大多数。

2月初,朗根菲尔德的比赛也很激烈,但气氛非常平静。他们与排名第三的BVOpladen仅差一分,就可以成为联赛领头羊。“数量多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球迷”不想错过这场比赛,客队最终以1比0险胜。赛季末,勒沃库森和朗根菲尔德之间的正面交锋注定会异常激烈,因为这是当地纳粹球迷的最大代表队。

2月28日,在积分榜首的比赛之前,朗根菲尔德的球迷安泽格将军率先预言:“这是一场关乎生死的比赛。”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看到了这一点,对于这场比赛的裁判来说更是如此。比赛开始时,他迟迟没有出现,所以双方临时商定只进行一场30分钟的友谊赛,最终双方战成1比1。这场当地巅峰对决则推迟至3月22日。

凭借3比1击败罗登基兴的比赛,勒沃库森以一分优势领先排名第二的朗根菲尔德获得晋级赛名额。

引用1931年3月23日当地媒体《综合评论家》中的一篇报道:“昨天排名前二的球队都打出了一场流畅的比赛,但在比赛之前,没有人知道勒沃库森经历了什么。”

胜利,木已成舟,已成定局。朗根菲尔德是失败的一方,即便他们得到了将军的公开支持。比赛结束后,当勒沃库森球员收到庆祝升级的花环时,他们收到的不只是投来羡慕的目光,还有威胁的“子弹”。“在当时,这是人之常情。但我们勇敢地战斗着我们的不幸。”

在TuS04足球部门成立24年后、勒沃库森成立一年后,球队首次晋级莱茵河地区顶级联赛,从而跻身德国足球第一梯队。18个月后,球员们能够离开原来的“沼泽球场”,最终搬进位于AmStadtpark运动中心里一座像样的球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