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亚亚-图雷在《教练之声》上撰文,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并谈论了自己为何会选择成为一名教练。

那会儿的我很确定,我想用一种更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不过这句话确实点燃了我心中从未闪过的火花。

当时我还没有考虑过做教练的事情,我还没有准备好。因为我希望继续踢球,同时我也明白——现在我也明白——我不可能在那个年龄当教练。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惊呆了!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去学呢!

在曼城,瓜迪奥拉曾和我在训练结束之后讨论过一些具体的事情,他喜欢分析比赛的细节。他看得出也能理解这些细节。有时候我也会和球队主席穆巴拉克进行交流,他也认为我应该考虑成为一名教练。

在那之前,我认为我所思考的,只是如何以一种更深层次的方式踢球。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是在用一种类似教练的方式思考问题。

我一直都是这样思考比赛的,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我和曼城一起赢得了英超冠军,我们在比赛中总是寻找改进的方法,如何配合队友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我经常和大卫-席尔瓦沟通,和纳斯里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传球给阿圭罗,我们就会做出改变。我会说:“这法子行不通,换个位置试试,看看它是否行得通。”

当然,我效力曼城期间,经历了一些伟大的教练——曼奇尼、佩莱格里尼和瓜迪奥拉。他们为这支球队做了顶层架构,但球员之间的交流也是非常重要的。你需要在场上持续和队友进行沟通。我们发现,我们能让彼此变得更好,是因为我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的中场搭档也是如此,无论是哈维、巴里,还是费尔南迪尼奥。我们知道我们必须通过中场的平衡,让彼此的工作更加轻松。

我总是更具进攻性,我知道我可以通过控球让自己的中场搭档变得更好,就像他们可以在我们丢球之后尽快反抢,让我变得更好一样。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防守型中场减缓对手的进攻速度,阻止对手传球到中场,而他们会通过预判对手的传球,让我变得更好。

后来,当德布劳内加盟曼城之时,我们只是希望他能在比赛中更开心。我问他:“你想怎么处理球?你是想在中场接球,还是在边路接球?”他给了我一些自己的想法,我按照这样的思路,让他在比赛中表现得更舒服。

作为一名球员,我不会说自己的要求太高。我只是在队友身上看到了潜力,我希望他们尽可能的在比赛中更舒服。

这些都是我在巴萨所学到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如果你不和他们交流,仅依循主教练提供的信息,便无法让队友们做到最好。如果他们能取得进球,完成整个球队的目标,为什么不帮助他们呢?

小时候,我和朋友们都是在街头踢球。那时候大家只是为了消磨时光。我们将球放在场地中央开始比赛,传球、传球、传球、得分,然后结束比赛。

后来有个叫Jean-Marc Guillou的教练看了我们的比赛。在我13岁的时候,他将我和其他最具天赋的球员送去了ASEC Mimosas青训学院。他帮助我们了解了业余足球和职业足球的区别,并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了自己在做什么。

Jean-Marc Guillou给我们的训练非常辛苦。我们每天训练三次,有时候一周会训练六天。我们每天早上5点就要去启程去学校读书,然后下午4点回来训练。每天都如此。

从那时起,我明白什么叫做“欲成大事者,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我很小的时候,就做出了很多牺牲。

我问了一大堆问题,我想知道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有时候训练结束后,我会和Jean-Marc Guillou坐下来交流一个小时,谈谈我们所做的事情。

他并没有让我们固定在某个位置上。这意味着我们的发展方式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学会了在队友受伤或者状态不佳之时替补出场。如果我们需要一个右后卫,人人都可以成为右后卫。

Jean-Marc Guillou知道我们最终必须学会在一个特定的位置上踢球,但我们都被培养成了多面手。他让我们相信自己可以在任何位置踢球。我们没有关注特定位置或者角色的特点,他只是想让我们成为球员。

看看Jean-Marc Guillou培养出了哪些球员吧,比如埃布埃、佐科拉、卡劳、我哥哥科洛-图雷和热尔维尼奥,你会发现他培养的球员都是多面手。他在这方面很了不起。

足球的道路上,科洛-图雷最开始是一名前锋,加盟阿森纳之后他出现在右边前卫的位置上,随后是中场,然后是右后卫,最后他扮演起了中后卫的角色——他在这个位置上拥有了一个伟大的职业生涯。

当我17岁登陆欧洲之时,去到了比利时的Beveren,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最佳位置是什么!

我知道自己能去欧洲,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从阿比让的街头,到欧洲足坛,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

但当我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出现在哪个位置上,而且面对身材高大的对手,我真的有些害怕。球队阵中有四个人来自科特迪瓦,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与这些球员对抗。

但当我们出现在比赛中,大家都放松了。我们比他们更擅长控球。我们可以从后场开始带球,我们可以在压力之下触球——而且,因为我们理解自己要做什么,并且踢过很多不同的位置。我们成为了场上的领袖。我们比那些已经征战多时的球员更善于用脑,这很有帮助。

我刚到英格兰的时候也是这样。每个人都告诉我,英超球员有多么强壮,多么高大,但我在比利时联赛的经验帮助到了我。一开始确实很困难,但我很快就适应了英格兰足球。

只有在曼城,我才发现了自己的最佳位置。我此前踢过很多个位置,2009年巴萨赢得欧冠的那场决赛,我甚至出现在中后卫的位置上。

在佩莱格里尼的领导下,我承担了更大的责任。当他近来之时,他直接告诉我,他认为我是一个领导者。他说:“孔帕尼是球队队长。但他不在的时候,你就是队长。”

“我知道你是如何与队友们说话的。”他告诉我,“你们甚至会在餐桌上讨论足球。”

佩莱格里尼认为他的中场球员是比赛中最重要的球员,他让我出现在任何可以影响比赛的位置上,因为费尔南迪尼奥会给我提供帮助。他督促我,让我承担更多的责任。他说他不希望看到太多的传球,他想让我们带球跑动,然后发起进攻。

2013/2014赛季,孔帕尼因伤错过了几场比赛,所以我经常作为场上队长带领球队前进。我光是在英超联赛就攻入了20粒进球,我们赢得了英超和联赛杯的冠军。我真的很享受这种额外的责任。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教练们帮助我发挥出了最好的状态。Jean-Marc Guillou看到了我的天赋,让我进入了青训学院。如今,赢得四次非洲年度最佳球员奖之后,我成为了非洲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之一。曼奇尼在我身上看到了潜力,并对我表示了信任,相信我可以踢中场,可以成为曼城的领袖。没有他们,我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帮助球员发展,就像他们(Jean-Marc Guillou和曼奇尼)对我做得那样,是激励我成为教练的原因。我希望带领球员走向巅峰。最好的教练,能够做到这一点。

看看克洛普,他真是个天才!他帮助很多球员达到了巅峰:马内、萨拉赫、亨德森、维纳尔杜姆、法比尼奥、范迪克、安德鲁-罗伯逊。他们加盟利物浦之时都是优秀球员,但现在他们更棒了。还有不少来自利物浦青训学院的年轻球员,他们也得到了提升。

新冠疫情的爆发在很多方面让事情变得困难——这是我在2020年初离开青岛黄海的原因——但它给了我学习的机会。我已经抓住机会开始考取教练资格证书,并考虑自己的下一步。我在考取教练资格证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我想走出去看看,和别人交流,交换想法。我非常幸运,Chris Ramsey给了我在女王公园巡游者做这件事的机会。

我已经能够带领训练课程的年轻人们观看Chris Ramsey的训练,并向他和其他许多优秀的教练(比如Andrew Impey 和Paul Hall)学习。费迪南德也非常棒,他让我有机会观看这些教练的训练。他们推动我去学习,并向我展示了要成为一名顶级教练,你需要做些什么不同的事情。

我也有机会去布莱克本,这要感谢Stuart Jones和PFA,他们也给了我很好的机会。我一直在学习,我热爱学习!

在女王公园巡游者,训练结束之后,我会花时间和球员们进行交流。看到他们坚定的表情,真是让人惊讶。他们和我一样希望取得更多的成就,他们总是想要学习如何变得更好。能帮助他们真是太棒了,我很高兴我有这个机会。

这会总感觉让我更容易接受自己球员生涯即将结束的事实。如果有机会继续踢球,我会很高兴。如果能找到一个球员兼教练的地方,那就再好不过了。就像科洛-图雷在凯尔特人以及现在的莱斯特城一样。罗杰斯是科洛-图雷的良师益友,帮助他在过去几年取得了惊人的进步。

但是科洛-图雷也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取得了现在的成绩。我知道自己需要学习所有的东西,用自己的方式去进步。这些都是旅途的一部分,都非常重要。

感谢所有在我向教练过渡的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人。我现在有机会开始这样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