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俄罗斯现代史中,2020年8月9日必然是一个最重要的日子。这一天,白俄罗斯爆发了针对总统选举结果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现任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的再次当选。

俄罗斯社会学家和哲学家伊戈尔·丘拜斯(Игорь Чубайс)以观点而闻名于俄罗斯,近日,他对“白俄罗斯的革命”和俄罗斯的未来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并以文章的形式发表在《莫斯科回声》报上。

这位社会学家认为选举是纵的。他认为,这是引起白俄群众走上街头抗议的主要原因,这种抗议已经持续了三个月。成千上万的抗议者高举白红白旗(德意志第二帝国在白俄罗斯扶持的傀儡政权白俄罗斯共和国的国旗,该共和国十分短命仅存在2年)走上白俄罗斯各大城市的街头。

丘拜斯指责俄罗斯媒体对白俄罗斯正在发生的事情进行了虚假报道,并声称最真实的信息仅来自“独立”媒体,其中包括NEXTA(白俄罗斯新闻记者斯捷潘·普季洛创办的社会政治话题频道,社交网络订阅用户超过400万)、Belsat TV(波兰针对白俄罗斯受众群体创办的免费卫星电视频道)和Current Time TV(布拉格自由媒体公司旗下的俄语频道,有参股)。他说,抗议者都是和平的和非暴力的。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白俄执法人员所表现出的暴力和残酷。

丘拜斯还提到了因政治原因辞职的白俄安全官员和罢工者支付报酬的现象。他表示,这笔钱一部分来自遭到卢卡申科政治迫害而逃离海外的白俄罗斯籍商人的资助,另一部分来自“普通”波兰人和立陶宛人的“免费”资助。

这位俄罗斯反对派社会学家认为,严肃地谈论西方国家干涉白俄罗斯内政是可笑的,因为这都是克里姆林宫的虚假宣传。然而事实上,西方领导人公开声称对白俄罗斯反对派的财政支持,邀请反对派领袖斯维特兰娜·季哈诺夫斯卡娅访问欧盟总部,并赋予她“白俄罗斯国家领导人”的头衔,波兰还公开声明赠与她别墅,这不是对白俄内政的干涉,请问这是什么呢?

作为一名社会学家和哲学家,伊戈尔·丘拜斯列举的数据也很不严谨,他声称没有一个白俄罗斯人在俄罗斯留学,但是却有至少500名白俄罗斯人在波兰留学。现实情况与丘拜斯声称的大不相同,在波兰留学的白俄罗斯实际上更多,至少翻倍,而在俄罗斯留学的白俄罗斯人则有数千人,只不过近年来前往俄罗斯留学的白俄罗斯人数在逐年减少,而去往波兰留学的白俄罗斯人则在逐年增加。

丘拜斯对西方国家的制裁正在削弱俄罗斯经济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声称俄罗斯的资源已经耗尽,因此,莫斯科当局不太可能出面干涉卡拉巴赫地区的军事冲突和白俄罗斯事件。按照丘拜斯的说法,这是导致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和白俄罗斯的影响力丧失的主要原因。

因此,他十分笃定,卢卡申科政权一定会被推翻,而俄罗斯将会步白俄罗斯后尘,他表示:“白俄罗斯必会胜利!我对此十分乐观,而俄罗斯将步其后尘。”

其实,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不缺乏像丘拜斯这样亲敌对势力的高知识分子,他们在自己的国家以“自由民主”的口号鼓吹西方优越论,甘于充当西方颠覆自己国家政府的急先锋,他们中的一部分是被西方式民主的长期宣传洗了脑,而另一部分则是被敌对势力收买,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