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的尔呷、吉朵拉古、阿述堵哈、吉伍成华……翻开第二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3组别全国总决赛双阳赛区的秩序册,这些少年的名字一定会吸引到你的目光。没错,他们就是来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凉山州业余体校足球队,这支从大山里走出的球队第一次亮相中青赛的舞台,全队16名队员有15名是彝族。

在中青赛总决赛的赛场,凉山州业余体校队踢得有些艰难。第一场0:3输给了北京国安U13梯队,第二场2:2与沈阳城市U13梯队踢平,点球大战赢了对手,第三场0:4输给了重庆南渝中学。虽然成绩有些糟糕,但就像他们的主教练罗建平说道那样,“能站到这里对孩子们来说,就是一种成功。”

“我们和对手还是存在明显差距。”与重庆南渝中学的比赛结束后,罗建华坐在教练席上看着场地里正在做拉伸的运动员,无奈地摇了摇头。

与对手的差距其实在赛前就明明白白显露出来。重庆南渝中学队的孩子平均身高要比凉山州业余体校队的队员高10多公分,体格的壮实程度更是没法比。场上一对抗,吃亏的肯定是凉山的队员。“我们那边孩子本身个子就小,这些大山出来的孩子先天条件更差一些,平时都没怎么吃过牛羊肉,发育比较慢,怎么吃都不长个……”罗建华分析道。

虽然身体与技战术与对手存在明显差距,但凉山州业余体校的队员,在场上的拼劲与顽强可丝毫不输对手。与南渝中学比赛的上半场临近结束的时候,12号徐凯阳在拼抢中扭伤了脚踝,被担架抬下了场。蹲在场地边,他使劲揉了揉脚踝,站起身,又用脚踩着替补席的钢架做了几下牵拉,就再次跑回了球场并坚持打完整场。

如果说,足球对于普通城市孩子意味着爱好和快乐的话,对于凉山州业余体校这些彝族少年们来说,足球就是改变命运的一次最好机会。五年前,为了组建这支队伍,罗建华和同事们开着越野车走进大山,在凉山州下辖的10多个县里寻找好苗子。经过将近两年的时间,他们跋山涉水,将这些孩子一个一个带出大山。

13岁的陈元鹏司职中后卫,是队伍里相对个子比较高的一个。2018年的时候,他跟着罗建华从家乡的布拖县来到凉山州业余体校,与他一起走出大山的还有她的二姐。“我们家有四个小孩,家里生活条件不太好,我二姐现在在成都市十八中学踢球。”陈元鹏讲道。当年,成都市十八中学所在的金牛区对口扶贫凉山州布拖县,选拔了一批女孩子成立了成都市十八中女子彝族校园足球队,大凉山里的彝族娃娃很多都因为足球走出了大山。

“这些孩子家里大多都很穷,兄弟姐们很多,有的还是孤儿,他们是很珍惜到外面踢球的机会,你看这次比赛,他们的拼搏精神都很强,技战术和身体有差距,那是没办法的事。”罗建华说道。

从凉山州业余体校出发,这支队伍在绿皮火车上整整颠簸了44个小时才来到长春赛区。尽管旅途劳累,但对于第一次出远门的彝族少年们来说,这是他们难得的外出见世面机会。

“开心!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和这么多高水平球队踢球,特别开心。”3号球员俄的尔呷是全队个子最小的一个。黝黑的皮肤,脸上因为日晒的原因生了不少小雀斑。说话的时候,小俄的尔呷低着头,声音也不大。

与场下有些腼腆形成反差的是,俄的尔呷在场上可是相当勇猛。小家伙剃了一个特别显眼的莫西干头型,跑起来虎虎生风,和比自己高一头的对手对抗也毫不畏惧。“这个头型是教练给我剃的,他希望我在场上能再硬一点。”问他这个头型的名字,他转了转眼珠,“这个应该叫比达尔头型吧。”原来,俄的尔呷的偶像是著名的智利球星比达尔。

和队友陈元鹏一样,俄的尔呷也来自凉山州的布拖县。他也有一个姐姐被成都十八中学选中,成为了女子足球队的一员。但与陈元鹏不同的是,俄的尔呷家里兄弟姐妹更多,他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因为父母都是农民的原因,家里的经济压力也更大一些。所以,当初姐弟俩出来踢球的时候,家里人都是十分支持。“我踢球就可以在体校吃住了,爸妈都很支持,他们希望我靠踢球能走出大山。”

“小比达尔”头两场比赛,因为紧张的原因,在场上发挥一般,边路突破助攻的特点完全没有发挥出来。为此他还郁闷了两天。“今天(对阵重庆渝南中学)我发挥好多了,但确实和对手差距比较大,这次比赛让我见识了强队的样子,我现在很苦恼自己太矮了,其实我吃饭挺多的,但就是长不起个子来,希望下次再出来比赛的时候我能长高一点,我们的成绩也能再好一点。”

据主教练罗建平介绍,凉山州业余体校组建这支U13足球队为的就是未来代表凉山州参加四川省运动会。平日里,这支球队会代表凉山州业余体校以及西昌市航天学校打比赛。这次参加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他们是拿到了四川赛区的第三名,获得了参加全国总决赛的资格。

凉山州彝族自治州下辖2个县级市,14个县。凉山州业余体校就坐落在西昌市。当初,罗建平跑到下辖的10多个县挑选孩子的时候,很多大山里的县乡都还没有通车。球队队长阿述堵哈就是跟着罗建平走出家乡金阳县的。“我家距离体校有5个小时的路程,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家人特别支持我出来踢球。”阿述堵哈说道。

因为身体条件不错,脚下技术好,尤其是性格比较开朗,阿述堵哈到了球队不久就被罗建平任命为球队队长。每场比赛开始前,阿述堵哈会像教练一样把队员们招呼在一起,除了鼓励大伙要放开比赛外,还会在技战术方面做一些布置。“队长每次都会给我们喊一喊、讲一讲,大伙都很信服他,我们都是一条心,只有这样才能把比赛打好。”俄的尔呷这样评价了阿述堵哈。

球风和做人更加成熟的阿述堵哈无论场上场下都是球队的核心。中青赛总决赛第二场对阵沈阳城市建设的比赛里,正是他的两脚任意球直接得分帮助球队在常规时间取得了平局。最后通过点球大战击败对手,拿到了他们参加中青赛全国总决赛的第一场胜利。

球风稳健的阿述堵哈在去年的时候和其他两名队员一起入选了四川省省队,这也让主教练罗建平特别开心。“这些少数民族孩子性格都比较内向含蓄,但这几年他们进步都挺大的,他们非常珍惜出来踢球的机会。”

也是因为入选了省队的关系,阿述堵哈平日里训练就从州业余体校改到了省体校。这让他距离老家的距离变得更远。“现在一年到头很少回家,基本就是寒暑假能回家待几天……”聊到后来,这个懂事的队长说出了自己最大的苦恼,就是会经常想家。

但阿述堵哈说,自己永远不忘记教练把自己从大山里带出的那天。他知道,自己和身边的队友只有踢好球才能够回报教练的付出与努力,未来也才有机会让家人过得更加开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