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利物浦的丹麦后卫阿格称得上是英超第一纹身男,在丹麦人的后背上,纹着拉丁语“Mors Certa,Hora Incerta”,意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不知何时而已。甚至在他的脚踝上也纹着,“Pain is temporary, victory is forever”,意为:疼痛是暂时的,胜利是永恒的。在利物浦更衣室内,阿格不是唯一喜欢纹身的球员,斯科特尔和梅雷莱斯都对纹身非常热衷。

引进巴黎圣日耳曼中卫马金奥斯受阻后,巴萨不得不考虑其他选择。俱乐部列出了合适的球员名单,布林德﹑维尔马伦﹑威尔通亨等球星都位列其中。不过据西班牙媒体《每日体育报》消息,可能性最大的则是利物浦中卫阿格。

去年夏天利物浦中卫阿格就曾被巴萨看重,是巴萨在蒂亚戈 席尔瓦之后的第二选择。如今阿格再次进入了巴萨的视线。

利物浦在今年夏天以接近2500万欧元的高价从南安普顿队引进了后防新星洛夫伦,而在利物浦效力九个赛季的阿格已经被利物浦贴上了可售的标签。他的身价预计在1500万欧元左右。而阿格本人对于能够前往巴萨争夺更多的冠军也非常期待。而苏亚雷斯的交易成功也使两支俱乐部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些因素都有利于交易的最终实现。

阿格近几年饱受伤病困难,一度曾经想要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不过如今他已经恢复了健康。29岁的阿格将面临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次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