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4月4日正式成为北约成员国。此前,芬兰和瑞典一起递交申请打算同步加入北约,但最终,芬兰先瑞典一步加入了北约。

  至此,北欧五国中的4个国家已经成为北约国家,芬兰加入也使北约与俄罗斯的边界长度增加了一倍。俄外交部声明称,北欧曾是世界上最稳定的地区之一,随着芬兰加入北约,该地区局势发生根本变化。

  在正式加入北约前不久,芬兰刚刚经历了大选,总理桑娜·马林所在政党在争夺议会控制权的竞争中被反对党击败。面临内外变局,新政府的政策走向引人关注。

  芬兰1995年加入欧盟,自此以来其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最大变化,可以说就是加入北约。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在入约仪式上说,芬兰加入北约标志着该国军事不结盟的时代已经结束。

  芬兰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米卡·阿尔托拉认为,芬兰作为北约成员国,如果说有一个标签的话,它的关键词是俄罗斯,“因为北约与俄罗斯的边界有一半,即1300公里位于芬兰境内。”阿尔托拉说,芬兰位于从科拉半岛到圣彼得堡的门户、芬兰湾的狭窄地带以及奥兰群岛等极其重要的地缘政治区域,这是芬兰对北约,尤其是美国具有吸引力的重要原因。

  科拉半岛是位于俄罗斯北部的一个半岛,其地理位置非常接近芬兰、挪威和瑞典。该半岛是俄罗斯北方舰队的重要基地所在地,也是俄核潜艇的主要停泊地之一。

  阿尔托拉说,芬兰应该从一个新的角度重新审视和利用该国的特殊地位,以实现利益。“这与芬兰一直认为的地缘政治是一个陷阱的观点不同。现在,这是一种资源,我们也必须从另一个角度开始思考它。”

  芬兰决策者认为,在俄罗斯威胁不断增强的情况下,芬兰现有的安全解决方案不足,有必要将芬兰纳入到集体防御中。总理马林曾表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改变了欧洲的整个安全格局,并“极大地改变了北欧国家的思维方式”。

  芬兰国防部国防政策部门负责人珍妮·库塞拉说,成为正式成员国,芬兰已经被纳入了北约第五条的范围,意味着芬兰有充分的安全保障来抵御外部攻击,总体而言这是北约成员国资格带来的最大变化。

  北约第五条集体防御条款的保护以及“核保护伞”,是吸引不少国家加入北约的原因。北约成立之初就设立了集体防御原则,源自《华盛顿条约》第五条,承诺成员国之间相互保护,即一个盟友遭受攻击被视为对所有盟友的攻击。但第五条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启用,是在2001年9月11日后被用于保护北约中最强大的成员国美国。

  虽然北约成立时并没有拥有核武器,但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将自己的核武器部署在欧洲各地,作为北约部署的一部分。这些核武器由美国控制和管理,需要时提供给北约其他成员国使用。可以说,北约的“核保护伞”,就是美国提供的核武器保护承诺。

  然而,这把“核保护伞”真的令人安心吗?芬兰国际事务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萨洛尼乌斯-帕斯捷尔纳克指出,如果北约就使用核武器做出集体决定,它们很可能会在芬兰上空使用,芬兰需要考虑这个话题。“这是一个全新的问题。芬兰没有任何政治决策者曾考虑这样的情况。”

  芬兰国内还有观点认为,加入北约或在一定程度上损害芬兰游走在东西方之间的地缘优势。芬兰和平捍卫者组织指出,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同盟减少了芬兰外交回旋余地,尽管新成员国加强了北约的实力,但也将促使世界分裂成军事区块,从而使必要的谈判与合作复杂化。

  芬兰拉普兰大学教授马蒂·诺约宁认为,芬兰未来的北约成员国身份可能令该国卷入美国的冲突,影响其与亚洲国家的关系,建议政府早做打算,就此展开广泛的社会讨论。

  在芬兰4月2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中右翼民族联合党赢得最多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右翼芬兰人党位居第二,现总理马林领导的社会仅排在第三位。目前,新总理候选人、民族联合党党首奥尔波正在牵头组阁谈判,他尚未透露组阁意向,但表示欢迎所有政党的参与。

  芬兰多党联合政府很常见,现政府就是一个五党联合政府。不过,由于大选“成绩”排名前三位的大党在财政、移民和气候变化等议题上均存在分歧,而社会在选前已经明确表示不能与芬兰人党“共存”,所以此次组阁谈判绝非易事,受关注程度也已经远超大选本身。

  方案一,民族联合党与民粹主义的芬兰人党组成联盟,中间党或几个较小的政党作为补充。民族联合党支持削减开支以减少公共债务,并以财政重整为主题开展竞选活动。可以预料,在政府谈判中,这将是一个热门话题。芬兰人党在财政政策方面与民族联合党较为接近,但其在移民问题上立场强硬,主张在移民的审批和福利上设置更多限制,并将芬兰“脱欧”视为长期目标,另外希望推迟芬兰2035年的碳中和目标。

  方案二,民族联合党和现总理马林的社会联盟,再联合一两个中等规模的政党组成政府。通常情况下,联盟中第二大党的领导人将成为财政部长,这对社会人来说可能是一个不好起手的职位,因为与民族联合党的紧缩财政承诺相比,社会主张继续实施相当宽松的财政政策。

  有分析认为,民族联合党的胜利表明当下多数芬兰选民支持更加审慎的财政政策。因此,未来4年芬兰的财政政策立场很可能会收紧。而相比方案二,方案一财政重整的雄心更大,并且可能意味着芬兰将对进一步的欧盟共同倡议持更挑剔的立场,同时其可能会收紧移民政策。

  在对外关系上,芬兰国际事务研究所的一位研究人员认为,一般情况下,在芬兰,政府越是偏右,就越重视跨大西洋关系,而社会领导的政府的价值观更强调欧洲和北欧的合作。

  芬兰外交政策专家指出,芬兰政府未来在对俄政策上将越来越依赖威慑手段,有关举措预计将与北约最新的战略概念保持一致。

  传统上,芬兰在对俄罗斯的关系上强调对话的重要性。然而,自去年2月乌克兰危机升级以来,芬兰与俄罗斯的双边交往已减少至仅存必要的双边事项。

  而在公共赤字攀升背景下,如何负担身为北约成员国而产生的高昂费用和支出,也是芬兰新政府将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据芬兰媒体报道,芬兰每年需支付7000万至1亿欧元的北约会费,这些费用包括管理北约总部和支持北约成员国参与联合军事行动所需的开支。此外也有一些间接费用,如用于维护为北约领导的行动而待命的部队。还有一点,依据北约有关标准,入约后芬兰国内生产总值的2%应成为国防预算的最低水平。

  芬兰媒体评论说,芬兰加入北约,意味着该国在社会、政治和军事等层面都需要进行相关变革,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数年来完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